• 周三. 9月 28th, 2022

老林部落

—科技资讯

性爱科技行业前景撩人 却为何吸引不到投资?

oldlin

11月 16, 2016

  Cindy Gallop刚买了一个性爱玩具。

  “我打开盒子,看着这美丽的物件,然后想到,‘这东西到底怎么用?’我对自己说,‘里面一定有说明书’,但是,我找来找去只找到一张教你如何充电的纸,其他什么也没有。”

1

  2012年8月,Gallop推出了一个靠网民自主创造内容的成人影片平台Make Love Not Porn,自那之后,她一直致力于教他人“这个那个怎么用”。不过,早在2009年,很多人就听说了Gallop的公司。当时,她在TED进行了一场演讲,指出许多人用扭曲的眼光看待色情行业,一提到性或者性欲,就会产生厌恶女性的想法。

  然而演讲过后,Gallop在找寻投资人时却遇到了千难万险,而这样的情况绝非她一个人。“性爱科技”行业实际上拥有巨大的潜能,但是投资人——大部分是异性恋白人男性——却对其避之不及。

  全球互联网中36%的内容都是色情作品,每年,人们看过的色情视频总时长达到40亿小时。Gallop称,我们对于性爱的迷恋程度,和我们无法在公开场合谈及性爱的程度,几乎是持平的。

  在拆开盒子找不到使用说明后,Gallop想到可以搜搜Youtube。最后,她勉勉强强找到一个教程视频,视频中一个女人拿着设备,认真地告诉她应该如何使用。“我竖起了耳朵听她讲,不知不觉就瞪大了眼睛,‘什么?’”Gallop说道。“‘就是说,你把这个东西塞进去,然后男人还把他的丁丁塞进去?这怎么搞?’”

  性爱产品确实卖得好。调查公司IBISWorld称,仅在美国,成人网站每年带来的营收超30亿美元。虽然想要获取精确可靠的数字比较困难,但全球性爱玩具产业的产值估计在150亿美元左右,并以每年30%的速率增长,这大概是什么速度呢……就是比无人机行业发展还要快,此前,我们对无人机行业的预测,也只是在2021年达到120亿美元产值而已。目前,如果你去亚马逊上搜索,你会发现有6万多个商品被归于“成人”一目下。

  然而,Gallop相信,性爱玩具在商业领域的发展潜能要比上述数字大得多,而如果是其他任何行业,投资人们早就争先恐后,挤个头破血流了。Gallop曾担任广告业高管长达20多年,2005年,她辞去了Bartle Bogle Hegarty的董事长一职,开始创办自己的两家公司,并为多家公司提供咨询建议。自单飞以来,Gallop一直在做商业顾问,这也巩固了她在“打造用户心中独特品牌”上的权威地位。

2

  “我的许多风投朋友跟我说,我所面向的市场非常广大。”Gallop说,“但是如果他们将我的商业想法经由正规渠道推荐给合伙人,他们的合伙人回说:‘你在干什么?’作为一家性爱科技公司,大多数时候我甚至连pitch的门槛都跨不过。要么是投资人不拿你当回事,要么他们根本不愿意开口讲话,因为一开口他们就会觉得不舒服。”

  因此,Gallop陷入了困境,她只能自掏腰包来维护Make Love Not Porn,给予她支持的天使投资人仅有可怜的一人。上线四年以来,Make Love Not Porn的注册用户超过了40万,他们也成功通过内容获得了盈利。在Make Love Not Porn上,用户每观看一次视频所缴纳的费用将对半分,一半给网站,一半给内容创作者。Gallop说,许多顶级用户的经常性视频观看费达到4位数以上。

  情色行业通常根据演出者拍摄的场景数量来给予报酬,而Make Love Not Porn的盈利分成模式则与一般网站有所不同。Gallop希望自己的平台能够打开更多的渠道,让用户创作的内容获得更多营收,同时在此过程中丰富大多数人对于性爱的概念。

  许多风投公司都制定了“道德条款”,预防投资人们参与任何有关成人内容的投资。在联系了十几位科技投资人后(其中不乏来自CB Insights所列20名顶级投资公司的投资人),唯一一位愿意公开姓名就是Tim Draper。Tim曾投资过比特币等新兴行业,以及一家出售高端性爱玩具的公司Jimmyjane。

  不过,Draper最愿意谈的,是他“乐于支持敢于突破现状,并有潜力让行业变天的优秀企业家”。对于企业家来说,想要打破某一行业的现状,必须掌握更多更精确的数据,而Forrester Research这类研究公司对性爱科技大范围下的主流行业——如性爱玩具或VR成人影片等,甚至没有追踪的意愿.

  除了风投的集体沉默和数据匮乏,其他一些原因也造成了性爱科技行业的消沉。有企业家表示,他们被其他行业全面封锁,完全无法运营。电商巨头亚马逊和PayPal都不愿意触及成人内容,两家公司先后拒绝了Gallop。回忆起自己2014年在Medium上发表的一篇文章,Gallop说:“整个美国,没有一家银行愿意给我开商业账户,人们一看到我的公司名字中有‘情色’二字就纷纷躲开了”。

  “在我们这个行业,融资是很困难的。”Naughty America的CIO Ian Paul坦言。Naughty America是业内第一家试水VR内容的情色网站。“我们必须采取非常规的融资手段,比方说从此前就支持我们的厂商处寻求贷款。”这也就意味着,公司必须把仅有的盈利重复投入内容研发中,而不能投资到其他地方。

  “身体技术”研究人员Ghislaine Boddington表示,即使是创新力最鼎盛的性爱科技公司,也发现自己被驱向“物化的一边”,只有这样才能获得融资。Boddington的调查显示,96%的风投都是男性,他们的投资中,只有8%会流向由女性联合创立的公司。

  不过,在这样萧瑟的情况下,Crave却是一个特例,这家公司致力于打造以科技为基础,升级版的性爱产品,专门针对女性市场。此前,Crave从60多位天使投资人处获得了240万美元融资。其创始人Michael Topolovac表示,投资界对Crave的pitch秉持着真诚开明的态度。模拟性交创企Intimuse的CEO John McCoy表示,他相信风投们最终一定能转过弯儿来,那么唯一的问题就是“谁会是第一个抓住机遇的人”。

  然而,Crave却没并没有从此走上坦途。Topolovac和他的商业合伙人不得不采取一种特别的办法,一方面吸引天使投资人,一方面在众筹项目上下大力气。不幸的是,最终他们还是被众筹网站Kickstarter踢了出去,因为后者禁止“淫秽色情的东西”。

  随着技术进步,人们对于性爱技术产品与服务的需求也在上涨(尤其是女性),风投们或许再也不能漠视如此巨大的发展机遇。同时,假若风投行业的男女比例能够更加均衡,性爱科技行业或许也能从中受益。

  在众多的阻碍面前,Cindy Gallop却有愈战愈勇之势。不久前,Make Love Not Porn终于登陆了一个环境较为友好的众筹平台iFundWomen(该网站本月刚刚发布测试版本,主要面向女性企业家),开始了它的第一次众筹活动。Gallop目前还在一家投资基金工作,她希望能够通过融资为性爱科技行业带来开门红。Gallop把自己的融资目标提高到了1000万美元,在她看来,这样一笔钱不仅能够维持Make Love Not Porn的运营,也能给整个行业起个好头。

  如果她的这一目标得以实现,性爱科技领域的公司或许很快都能得到大笔的融资,更多的创新、更先进的技术也将逐步走进这一行业,从而跟整个世界的发展脚步。对于Gallop和众多同行企业家来说,这个念头只要想想都令人兴奋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