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6月 26th, 2022

老林部落

—科技资讯

中国互联网企业抢滩印度

oldlin

10月 21, 2016

  传统企业几十年未走完的路,互联网企业迅速完成

  王琳

  独一无二的人口红利,潜在的互联网移动新兴市场,似乎一瞬间,印度成了各国互联网巨头又一个兵戎相见之地。

  这其中当然缺不了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角色。2015年以来,小米、魅族、金立等国产手机厂商纷纷宣布进军印度市场。再加上以蚂蚁金服、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在印度市场的大笔投资,与传统的基建、信息通信以及制造业企业相比,这波借助资本和技术力量进入印度互联网市场的中国企业,其发展速度与规模,令印度本土互联网企业望而却步。

  这些中企将资金投向印度背后的逻辑非常清晰:把已在一个发展中人口大国取得成功的模式复制到另一个发展中的人口大国,用25亿人口的市场空间支撑企业进一步成长。

  而且,与传统在印度开疆拓土的中企相比,这波中国互联网企业进入印度面临的障碍更少,扩张效率更高,借助资本和技术的力量,迅速走完了此前传统企业几十年都没有走完的路。

  无处不在的Paytm

  一个工作日的下午,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南郊20公里外的新欧克拉工业发展区(又称诺伊达)的一个会议室,印度最大电子支付平台Paytm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维贾伊·夏尔马(VijayShekharSharma)在摄影师的指导下,摆出不同的姿势,充当时尚杂志GQ印度版的封面人物。后者将夏尔马称为“正在开创支付革命的行动者和创新者”。

  生于1978年的夏尔马被印度最大的财经媒体《经济时报》评选为“印度40岁以下最炙手可热的商业领袖”,他正带领已经跃居世界第四大移动支付平台的Paytm朝全球最大的电子支付市场迈进。

  即便在新德里乃至印度全国特色的公共交通工具突突车摩的上,也都贴着Paytm的支付码以及支付推广宣传画。相比突突车摩的,印度出租车对Paytm的接受范围更广。在新德里街头的一个油气站,司机巴拉特(Bharat)的出租车就醒目地贴着“此处接受Paytm”的标识。他告诉记者,年轻人、白领比较喜欢用Paytm支付车费,目前一天就会有1/10的人用Paytm支付。他之所以喜欢Paytm是因为乘客用Paytm支付,作为司机的他不会损失车费的零头。如果现金支付,有的乘客会以没有零钱为由不支付全部车费,之前这样的损失也不少。

  在印度沙达尔大学的杂货店,Paytm醒目的蓝白标志贴在放满薯片、果汁的柜台前。Paytm已经成为风靡校园生活的支付工具,在学校的咖啡馆、复印店、学生餐厅、书店等需要支付的地方都能用Paytm。学校甚至接受家长通过Paytm为学生缴纳学费,家长还能收到一定的返现奖励。

  夏尔马介绍,今年1~7月,Paytm的交易量增加了53倍。到2017年3月,Paytm在印度覆盖的商户将是维萨(Visa)和万事达(MasterCard)卡覆盖商户的两倍。

  Paytm在印度的风行与总理莫迪的“大众金融计划”分不开。在印度,限于传统银行为农村用户办卡性价比低、传统银行意愿和资源不足,印度的金融基建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跟上时代的步伐。

  世界银行数据显示,尽管有近七成的人口生活在农村地区,印度农村每2.7万人仅有1家银行,在偏远地区,很多人甚至没见过银行。有超过1亿印度家庭没有银行账户,因此也无法享受基本的金融服务,印度农村的高利贷、买金银保值、储存现金的情况非常普遍。因此,Paytm钱包很可能会成为这一庞大且没有被金融服务覆盖的印度底层民众的第一个金融账户选择。

  目前,Paytm向用户提供转账、收款、手机充值、支付水电煤、交学费等多种服务。Paytm希望向消费者提供更全面的金融服务。Paytm支付和O2O服务总监、高级副总裁瓦萨里迪(KiranVasireddy)表示,到2017年底,Paytm要实现下班回家路上所有的东西都不用现金支付、使用Paytm钱包即可的目标。

  Paytm正在筹建支付银行,预计很快进行试营业,并计划于明年3月前上线。去年8月,Paytm已经从印度央行拿到了支付银行的牌照。目前,Paytm也在其平台上为个人和商户提供小微贷款。

  学习支付宝经验

  “中文是未来新科技的语言,中国是全球移动科技应用的中心,”夏尔马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Paytm的团队从新德里到杭州蚂蚁金服和阿里巴巴的总部,就好像去上了堂EMBA课程。”

  Paytm飞跃式发展仅仅发生在过去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标志性的节点是中国的蚂蚁金融服务集团与阿里巴巴集团通过投资对Paytm从技术能力到业务经验的全面输出。2015年,蚂蚁金服先后两次投资Paytm,在此后与蚂蚁金服合作的一年内,Paytm新增超过1亿用户,从而成为服务1.35亿用户的全球第四大电子钱包。根据印度央行公布的数据,Paytm市场份额达到74%,几乎是同类企业市场份额总和的3倍。

  在Paytm向印度引入二维码之前,印度没有二维码的概念,直接Paytm码(PaytmCode)。Paytm支付产品总监、副总裁米斯拉(NitinMisra)告诉本报记者,“没有支付宝在中国的经验,Paytm不会有基于二维码的O2O服务”。

  米斯拉在2015年6月加入Paytm,7月就被夏尔马派去中国杭州学习。学习的核心内容之一便是支付宝的线下服务,以及如何建设稳定、安全且规模化的支付体系。

  和米斯拉一样,很多Paytm的高管都非常期待前往杭州学习,在参观支付宝总部之余,通过在杭州的大街小巷体验观察支付宝无处不在的应用。这样的实地观察大大拓展了Paytm团队对于电子支付的认识,也更便于团队理解中方对Paytm提出的业务建议。

  中国印度TMT行业新媒体与跨境投融资平台竺道的创始人兼CEO王超还看到了中国企业投资印度更深刻的意义。他认为,印度市场可以作为中国企业全球化的跳板,由印度辐射到东南亚、中东以及非洲市场。

  这一点,蚂蚁金服和阿里巴巴已经在实践。Paytm是蚂蚁金服首个在海外进行股权投资的企业,目前,蚂蚁金服也在韩国等其他亚洲市场布局。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G20杭州峰会期间与世贸组织(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共同会见记者时表示,“蚂蚁金服是个很年轻的企业,从2004年创立至今,服务着接近5亿用户,正在很积极地拓展业务至世界的另一端。这并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想拓展这一业务,更多的是因为我们认为互联网金融应该是21世纪的一个重要主题。”

  这波中企“不低调”

  王超在印度待了7年,见证了来自中国的铁建、电建这些基建国家队,到三大电气企业在印度掀起电力装备的热潮,再到华为、中兴以及更多的民营企业逐渐占领印度市场的全过程。

  他发现,这些企业或多或少都经历了反复适应新兴市场与调整企业策略的阶段,唯独这一波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进入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模式。

  谈到这一新模式,王超最直观的感受是,如果说上一波信息产业革命让世界变成平的,那么移动互联网产业让世界变得更平。“中国互联网企业进入印度,面临的障碍确实比传统企业更少,扩张效率更高。”他说道,“首先是速度更快、规模更大,借助资本和技术的力量,迅速走完了此前传统企业几十年都没有走完的路。”

  王超认为,蚂蚁金服和阿里巴巴对Paytm的投资,以及腾讯对移动通讯应用Hike的投资,完全是资本力量的体现,以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切入印度市场,进而改变市场的竞争格局。

  其次是更加适应本土化的竞争环境,更擅长利用各种传播手段,面向终端消费者,从市场竞争中要钱。在产品层面,这波企业更加擅长从本土用户的需求出发,重构自己的产品,站在和本土企业一个水平线上进行竞争。同时,与传统的孤军奋战不同,这波中国互联网企业之间的协同效应更强,更多的是抱团出海。

  王超甚至可以把印度的每一个互联网项目都和中国的初创企业进行对标,如此可以让中国投资人瞬间读懂这个项目。王超认为,这体现了中国互联网企业相比欧美更懂印度市场。

  此外,中国互联网企业在印度发展的另一个优势就是在过去几十年的积累后,走出了一条独特的道路。王超认为,从照搬美国模式开始,中国的创业者结合中国的市场特征和经济发展轨迹,进行了大量的本土创新,不但有BAT这样千亿美元以上市值的巨无霸,在具体的各个细分领域,也都有大量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

  当然,也不能忽视欧美产品和资本在印度的先发优势,谷歌脸谱网推特等美国科技企业依旧占据印度市场的主流,老虎、红杉等美国资本更是从上世纪90年代起就布局印度市场。

  王超认为,欧美企业在印度的确构筑了一道门槛,但并不是绝对的障碍,在新的技术浪潮面前,机会是平等的,中国有机会弯道超车。

  呼唤中国资本

  如今,印度业界已认识到了中国互联网行业在世界竞争格局中的地位。

  王超告诉本报记者,由于2015年的急剧膨胀,2016年印度风投行业整体遇冷,市场上都在呼吁需要更多中国的资本参与。一些印度科技媒体在发表的文章里甚至学会了“阿里爸爸”、“马云干爹”这样的表述。

  王超说,这些接地气的表述背后其实是印度业界意识到,中国互联网企业可以和欧美企业一样成为印度市场强有力的投资者。

  在阿里、携程和腾讯一系列大的战略投资事件之后,中国互联网的成功经验不但成为印度创业者的谈资,甚至直接写进商业计划书进行类比,拷贝“中国模式”、寻求中国投资成为最新热潮。

  中国驻印度公使刘劲松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互联网企业在印度开拓新市场,为印度带来新业态,并为中印关系注入新能量。互联网产业正在成为中印两国发展经济、增进经贸往来、改善双边关系的助推器。

  目前,王超认为,对中印互联网企业而言,当下其实是很好的互补共赢局面。中国互联网企业在对内挖掘市场空间的同时,需要以印度为首的众多海外市场完成对外扩张。而印度这样崛起中的市场,也需要中国资本和经验来加速发展。

  王超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中国互联网企业在印度的机会体现在三个层面。一是直接运营,也就是像猎豹、茄子、小米这样亲自杀入印度市场来竞争;二是像阿里、携程、腾讯、复星这样的投资市场领头羊,通过资本运作切入印度市场;三是中早期投资和小型孵化,立足“中国经验+印度创新”的模式,以“资金、技术、资源”相结合的方式,投资加速印度中早期互联网项目。

  (实习记者薛雨彦对此文亦有贡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