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1月 20th, 2022

老林部落

—科技资讯

指手画脚的乐趣:我们为什么要直播游戏?

oldlin

9月 18, 2016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或闪

  “霍闪”是“闪电”的意思。咔嚓。

  我经常会阅读一些日本老玩家写的博客。其中有一个名叫やまなしなひび的博客内容丰富,更新很快并且很喜欢把许多细小的事情拆开来讲,很对我的胃口。(他的最新博文列举了2016年偶像动画中128位角色的胸围数据并且认真地做了排名。)

  最近,这位博客主在自己的博文中提到了自己的父亲迷上了初代《马里奥兄弟》的故事,并且叙述了一个可能是人尽皆知但却很容易被忘记的事实,那就是说,游戏还是要和许多人面对面一起玩才有意思呀。他觉得,直播就是这种热闹的玩法的一个现代变种。

  我觉得这篇文章也非常契合中秋节的主题,于是在这里编译给大家。

  其实我的父亲最近很迷玩《马里奥兄弟》。

  没错,就是那个1983年发售的红白机版的《马里奥兄弟》。

  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一个上小学1年级的侄子(对我父亲来说那是他的孙子)在踢少年足球,然后我的哥哥(就是我侄子的爸爸)认为,“你根被就没懂足球要怎么踢!”然后他就决定要教自己的儿子“正确”的动作和踢法,并预备开始进行专业的训练——也就是打算教他玩《实况足球》这款游戏。

  但因为我哥家里面没有还能跑得起来的游戏主机,于是拜托我找了一圈,最终发现一家二手店有一台仅售1500日圆的二手Wii,就顺势买了下来。没想到,之前主人在这台Wii里装的《马里奥兄弟》没有删,于是我的侄子就迷上了这款老牌平台游戏,直接把《实况足球》丢在了一边……

  不过,整个事件的重点是: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的父亲觉得,为了能够在我侄子(也就是我父亲的孙子)来我家玩的时候能陪着他一起玩,就决定要精通这款游戏,并开始陆陆续续地要求我给他特训。

  我其实有一些担心,怕自己的侄子很快就会厌弃,因为毕竟离过年我侄子来我家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万一那个时候他早就厌倦了这个游戏呢……

  但到时候再说吧。

  原本我就在自己的Wii U里下载了VC版的《马里奥兄弟》。几年前,我为了验证“如果我使用VC的‘全部保存功能’保存了100关左右的数据的话,这个下载包会变得多大”而玩了无数次这个游戏……总之我对这个游戏非常熟悉,但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是第一次看别人玩《马里奥兄弟》。

  然后我发现,这个游戏会让那个在背后观战的人忍不住要去指手画脚。

  《马里奥兄弟》游戏画面。图片来自Wii U主机上下载版VC的画面

  

《马里奥兄弟》游戏画面

  我想应该有人从来没有玩过《超级马里奥》,所以我简单说明一下。这个游戏是这样的:游戏中,画面的左侧和右侧是连通的,这就是说,无论是自己还是敌人,只要往右边一直走,最终就会从左侧画面出来,反过来也是如此。于是,原本在右边的的敌人会不知不觉地出现在左边,被你不自觉地干掉;同样,正在玩游戏的那个人也不会特意注意到另一边,而不小心碰到突然出现的敌人而被干掉。这是一个盲点。

  所以你可以想象,那个并没有操作只是在背后看着的我就会……

  “爸!看后面!小龟已经过来了!”我喊着,于是我爸就慌忙跳到了下面一层台阶,并在那里撞到了在下面的小龟,死掉了——不断重复。

  “你要是不和我说话我就不会死啊!”我爸吼道。

  “但我也没叫你跳下去啊!”我吼回去。

  我小时候玩这个游戏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但现在想想会觉得,这个游戏是不是故意设计成这样的呢。《马里奥兄弟》是宫本茂和横井军平共同开发的,而横井军平则是在任天堂开始做游戏之前就负责制作玩具,并且每一件玩具都卖得很好的制作人。

  

  被称为“Mr。任天堂”的横井军平

  按照横井的逻辑,他觉得“这个产品会被玩家怎么玩呢”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就《马里奥兄弟》来说,无论是“第一个人操纵马里奥”,“第二个人操纵路易吉”,还是“第三个人在背后看着并且忍不住要指挥”,这三个人应该都同等地感受到这个游戏的乐趣。横井会按照这个逻辑来制作游戏。

  在后来,红白机的主流就变成了《超级马里奥兄弟》那样的2D动作横板过关游戏,或者是《勇者斗恶龙》那样的RPG。现在想来,《马里奥兄弟》那样的“玩法”在之后就不怎么出现了呢。

  一般来说,这种“从正在集中精神玩游戏的人的视觉盲点里出现敌人”应该是游戏设计中的败笔,并且,当游戏的节奏越来越快的时候,背后的人也会越来越来不及喊话:玩格斗游戏的时候,即使有人在背后喊“快,出波动拳!”这个时候再开始攒招式就已经太晚了。

  

  波動拳

  那么,我们的话题再回到30年之后的现代吧。

  我最近非常热衷于在niconico的生放送上直播游戏实况。如果你问起“到底直播什么样的游戏才会好玩呢?”我的结论是,那些“容易让观众们开口指挥你的游戏。”

  当然,用niconico的直播来玩游戏,会产生几秒的延迟;从游戏机到PC上就大约会慢一秒,然后再直播的话就延迟地更厉害了,而且看了直播的观众打字回复我还要花上几秒……这样看来,就算有人跟我说“后面的小龟快要过来了!”我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估计也早就被小龟杀死了吧。

  不过,在我玩《塞尔达传说》的时候,会有观众会告诉我“那边有心的碎片可以增加体力”;玩《浪漫沙加》的时候也有观众过来建议说,“如果不晓得应该选择去A地还是B地的话,就还是去B地吧,毕竟那边能触发的事件更多。”我觉得这就很有一种“大家在一起玩游戏”的感觉,特别好。

  在《马里奥兄弟》刚上市的那几年,大家会去街机厅或者在自己家的客厅玩(或者看着别人玩);那么到现代的话,这种“观看”的形式就演变成了通过网络和全日本(全世界)的人一起玩了。

  上世纪80年代在日本街机厅玩游戏和看别人玩游戏的人们

  从《勇者斗恶龙》开始,游戏渐渐有了以“一个人玩”为主流的倾向,而我自己也长年有这样的感觉(当然对战游戏除外)。所以,原本保守的我才会觉得把玩游戏的实况放到网上,或者干脆直播是一件很蠢的事情。

  所以说,我在背后看着我爸玩《马里奥兄弟》,和我在网上开始直播游戏实况,都让我再次觉得“游戏果然还是要大家一起玩才比较开心啊。”

  小时候会经常聚在一个朋友家中大家一起玩游戏,那种感觉真的很开心;但成年之后就没有时间去朋友家一起玩游戏了。我还写过另外一篇文章,探讨“为什么游戏明明越来越好玩,但我们越来越容易觉得无聊呢?”我认为主要还是因为现在的游戏是以一个人(包括在线对战而不是面对面对战)玩为主流啊。

  觉得寂寞的话,或许开始直播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 文中图片除了第一张以外均为译者选择。顺带一提,当我去和这位作者交涉希望转载他的博文的时候,他的反应是:“明白了。不过你选择转载这篇文章也真是有够闷骚(渋い)(笑)。我个人也很喜欢这篇文章,但是在日本读者中却没什么反应。还挺意外的。”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