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8月 9th, 2022

老林部落

—科技资讯

亚马逊首位员工:贝索斯的雄心壮志从来都不只是在线书店

oldlin

9月 10, 2016
亚马逊首位员工:贝索斯的雄心壮志从来都不只是在线书店

  [猎云网]9月10日报道 (编译:堆堆)

  编者注:Shel Kaphan是亚马逊的第一位员工。目前,他仍居住在西雅图并且正在追寻自己的梦想。

  本次采访内容包括:开始线上业务、先前的创企经历、关于Jeff Bezos、搬去西雅图、早期的亚马逊、创建公司、改变角色、离开亚马逊之后的生活。

  Craig在加入亚马逊之前,你在做什么?

  Shel1975年开始,我是一个码农。我第一份真正意义上的编程工作是在洛杉矶一家叫做Information International Inc(又叫做Triple-I)的公司。我是去打暑期工的,当时我还在念书(算是第二次读书了,因为我之前辍过一次学)。之后在Triple-I待了三年时间。1978年,我决定修读完我的本科学位,所以我又去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待了一段时间。之后,在我搬去西雅图之前我一直待在北加州。

ShelCraig:那你后来怎么去了西雅图呢?

  Shel:在1994年初,我一直在一家叫做Kaleida的公司工作,这是苹果和IBM的合资企业。我在1994年春天离开了这家公司。一位刚毕业的年轻人向我展示了Mosaic,这在当时是一个全新的事物(这是互联网历史上第一个获普遍使用和能够显示图片的网页浏览器)。我第一次接触阿帕网是在1969或是1970年,这可以算是互联网的先驱。当时我就有种感觉这将对世界产生很大影响,但出于某些原因,极少数的人认为这是一个令人激动人心的事物。

  当我看到Mosaic的时候,我就知道互联网将为我们带来更大范围的受众。之前的一些科技潮流并未吸引到我,但互联网很有趣,我想要基于此开发一些东西。我不知道我具体要做什么,但我知道自己是愿意投身其中的。我知道当时有一些与网络有关的企业都在雇佣一些人才。Netscape也成立了,我认识的一些人也在那里工作。但即便我可以在Netscape得到一份工作,我却感觉它似乎不太适合我。我想要在一家初创企业工作,参与到企业的早期发展阶段。

  我那时跟我一个在Santa Cruz的朋友闲聊——Herb Jellinek(我之前和他在Frox以及Xerox合作过)。我们试图找到一些能够吸引彼此且可行的商业理念,借此来一同合作。我们开始在各自的人脉圈内和各式各样的人聊天。Herb在斯坦福大学读过研,他的一个朋友正好和Jeff Bezos一同工作。他将我们介绍给了Jeff,因为他知道Jeff将离职去创办一家与网络有关的企业。

  Herb与Jeff聊了聊,之后Jeff飞往Santa Cruz与我们见面。我们一同吃了早饭,Jeff告诉我们他想要创办一个在线书店。那是1994年的春天。Jeff回到了纽约并且开始思考公司要设在哪里。我们当时想在Santa Cruz找一个办公室,但随着Jeff了解到邮件订购业务之后,他决定把办公室设在一个人口不多的州或是一个不收取销售税的州。最终,他将办公地点缩小到了内华达或是西雅图。我很清楚自己不会搬去内华达。最终Jeff也决定把办公室定在西雅图。他花了一个夏天的时间劝服我搬去西雅图。这是因为我在Santa Cruz住了快二十年时间,我非常喜欢这里。

  最终,因为我对此项目抱有很大热情,我同意搬家。Herb最近才搬到Santa Cruz,所以他决定留下。最初我仍抱有尝试的想法,所以我保留了我在Santa Cruz的房子并且只搬了生活的必需用品。

  那时候我心想:“我只是去建立一个网站来运营在线书店,我之前从未做过此事,但这听上去没什么难度。当我建立完网站之后,我甚至不确定自己该做什么。”当时,我想也许我该搬回Santa Cruz然后进行远程监测。但我低估了公司的成长规模以及Jeff的雄心壮志。我那时还不太了解他。我们才刚刚见面不久。

  Craig:你们如何评价对方呢?Jeff是技术型的吗?你之前有和很多企业家合作吗?

  Shel:我之前在一些不同的初创企业工作过。我们都给了对方一些资料进行查看。但是我的选择主要是基于我直观感觉他能够做成这件事。我之前在一些创企工作过,那些企业都缺乏拥有足够商业情报的人才,比如说如何筹资、如何进行营销以及如何制定商业计划等。我喜欢这个看上去非常直接且稳妥的创业理念。我能够向其他人解释清楚我们的消费群体是哪些人、他们付费要购买的内容是什么以及他们可以如何付费。

  刚见Jeff时,我就非常喜欢他。他拥有很高的参与度。当然,我对此项目感兴趣也还有其他原因,当时是网络、超文本、图像以及各类事物在网页上的第一次大汇合。

20160702101341tvMYgzU1e6LpbPC8 (1)Craig:当你们碰到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时,你们怎么办呢?

  Shel:通宵。

  Craig:哈哈哈,这可以有。

  Shel:我不记得我们从外部获取过很多帮助。那时候,我们决定从Sun Microsystems转为使用Digital 服务器。我对Sun Microsystems的机器更为熟悉,所以在使用Digital服务器时,我们遇到了一些问题。Jeff当时从西雅图华盛顿大学找到了一个擅长处理内核优化的教授,我对此工作非常不熟悉。

  其他问题就是很常见的排除错误了。从技术角度来说,亚马逊刚开始建立的时候真的是简单直接。我们也遇到过程序问题,但多数它们都很容易解决。

  Craig:你还记得当时你们每个月获得了多少订单吗?

  Shel:我不记得具体的数字了,不过与现在的标准来看,那都是微不足道的。但曾经连续六个季度,亚马逊季度业务都翻了一番。在我们使用Digital服务器之前,我们一开始是在小型的Sun desktop机器上运营业务的。对于硬件,我们没有那么多的预算。我们试图通过少量的小机器来运营整个业务。在增加更多硬件部分,我们确实是慢了半拍。

  Craig:这有没有对你们的工作产生影响?

  Shel:当时。我们时常与遇到硬件达到限值的问题。我们需要开发很多面向消费者的功能。

  Craig:你们当时有没有使用过什么分析类工具?

  Shel:在刚开始的时候是没有的。我记得大概是1997年的春天或是夏天,公司内才开始有人进行分析。

  Craig:那么你和Jeff是如何引导公司发展的?

  Shel:那时候我们仅仅只是一个书店,所以在我看来,并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去引导的地方。当然,我不知道Jeff那时候是不是已经在开发什么业务了。如果让我回想,我甚至无法清晰回忆出他当时在干什么。他并未在从事技术方面的工作。据我所知,我们也从未有过任何书面的商业计划。

  Craig:哈哈,那他是在联系出版商、获得图书供给吗?

  Shel:他不负责这个。也许在我们雇佣到员工联系出版商之前,他是负责这部分内容的。一开始,我们大多是直接与分销商合作。但是我们想要建立一个庞大的目录,因此我们需要直接与出版商合作。这也使得我们拥有了100万个书名条目,在当时这可是一个大业务。

  Craig:你在亚马逊待了多长时间?

  Shel:五年。

  Craig:在你离开的时候,亚马逊仍是一个书店吗?大概什么样子?

  Shel:他们那时候已经将业务范围扩大到多个其他产品领域了。当时还没有出现任何电子产品。电子书也还未出现。他们也没有开发出任何硬件产品,计算机服务也还未公开。只能说,那时候的亚马逊更像是一个零售企业吧,尽管它当时已经把业务扩大到其他产品领域和国家了。

  在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前后时间里,慕名而来加入公司的人员发生了变化。通常来的都是一些工商管理硕士等。在我看来,那时候的亚马逊已经是一个大公司了。

960-jeff-bezos-lost-74-billion-in-value-last-yearCraig:你与Jeff熟悉吗?

  Shel:不太熟络。当他接替了我原先的工作、而我担任首席技术官一职的时候,我名义上是负责技术架构问题,但事实上到我手上的项目基本上已经完成了95%。我也没时间去开发我自己感兴趣的内容。从这层面上来说,我和Jeff并不是特别亲密的团队伙伴。

  Craig:回首看来,你对Jeff和亚马逊有何感受呢?

  Shel:无疑,Jeff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商人。如果当时我对于亚马逊未来会成为什么样的公司能够略知一二的话(从企业成功的程度以及一些商业措施来说),我也许在一开始对于我和它的关系就会有更多思量了。我也许会认为这不是我想要做的事情。(Shel曾承认自己不适合也不喜欢在大公司工作。)

  在亚马逊的工作经验教会我的一件事是这样的:如果公司比你能想象到得要更加成功,那么试图想想公司或是项目会变成什么样子吧。虽然这一情况不太可能发生,但仍然存在发生的可能性。你必须要去思考:如果这样的情况发生了,公司的环境会变成什么样?公司内的同事会有什么改变?当我在一开始加入Jeff创建亚马逊的时候,我根本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的发生。我在很多家初创企业工作过,我总觉得过多思考公司会取得多大成功会给公司带来厄运。这是我过去的想法。所以我只会希望大家能够做成这个项目,获得适度的成功。也许,此次项目获得的收益足够让我们在某个时间点“功成身退”即可。你不会真的想去思考那种超出你想象的成功。之后,如果公司成功了,那你就需要开始思考:我在此过程中扮演的角色是什么?这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情吗?

  要我说,在所有的工作中,当我刚开始写代码以及当我离开亚马逊的时候,我学到了不少东西。在亚马逊的那些年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个很高的起点。我非常非常喜欢在亚马逊的日子。喜欢它并非主要是从技术角度而言,而是因为我在很多最终无所建树或是偏离发展轨道的小企业工作过。在一开始就是企业的一份子,这会让人拥有更高的参与度并且带来惊人的发展曲线——而这种切实有效、取得成果的工作恰恰能够给我带来非常大的满足感。我时常回首在亚马逊的那些年,那是我人生中非常精彩的日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