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8月 18th, 2022

老林部落

—科技资讯

硅谷创新训练营手记第三日:野外团建和Uber总部

oldlin

8月 26, 2016


  新浪科技 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导语:

  Draper University是硅谷风投大亨蒂姆·德拉普(Tim Draper)创办的一所寄宿制创新培训学院。所有课程都由德拉普本人亲自设计,通过他的影响力邀请斯坦福等硅谷高校讲师、成功或失败的典型创业者、科技公司中高管来给学员授课。

  按照培训时间的不同,DU的课程又分为一个星期、七个星期以及九个月三种类型。作为DU的中国区合作伙伴,新浪科技驻美记者将全程参与和报道从8月22日到8月27日的企业创新训练营。此次为期五天的创新训练营收费高达9000美元。新浪科技的读者可以通过记者的每日手记、录制视频和微博直播,在国内感受到硅谷第一流的创新培训。第一日手记:http://tech.sina.com.cn/i/2016-08-22/doc-ifxvcsrn8937355.shtml 第二日手记:http://tech.sina.com.cn/i/2016-08-23/doc-ifxvcsrm2283975.shtml

  第三日:

  与前一日紧张充实的授课不同,今天DU活动都在学校之外,只有野外团队建设和拜访Uber总部两项日程安排。但没想到,今天比昨天更累,最消耗体力的就是野外团建活动中的爬悬木项目。

  随着国内公司逐渐普及现代管理理念,简称TB的团队建设活动也越来越常见。野外团建以趣味活动为前提,旨在在活动中培养公司团队成员的协作互助和彼此友谊。此次DU为期五天的创新培训营,也特意安排了半天时间的野外团建活动。

  早上8点刚过,此次团建活动的讲师洛克·瑞德(Roc Ryder)就在讲堂等着大家。他简单介绍了自己: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在美国陆军服役多年之后因伤退役加入摩根士丹利,而后离职创办自己的野外培训学校。身体强壮的瑞德兴趣广泛,同时还热爱冰球、拳击手、武术、马拉松、游泳等项目,并在业余级别具有较高水平。

  所有学员随后登上大巴车,从硅谷往西驶向了森林深处。硅谷之所以得名“硅谷”,正是因为西侧的山脉。山脉西侧的海边,笼罩着太平洋的云雾水汽,带来了常年空气湿润和森林郁郁葱葱。而山脉东侧的硅谷,永远阳光明媚,却也干燥缺水,夏季山上枯黄一片。

  汽车在环山公路上左绕右转,车上的学员也睡成一片。捉摸过了一个小时,汽车在森林中的某个公路转角处停下,所有人依次下车。下意识拿起手机一看,完全没有信号,根本不知道这是何处。

  虽然山里公路很少有车,但瑞德的团建教员还是非常谨慎地让所有人站在一起,前后各派出一名工作人员,观察了很久没有来往车辆,才让所有人一起走过仅有两车道的狭窄公路。这个重视安全的工作细节让几名来自中国的学员尤其印象深刻。

  瑞德带着他的几位工作人员领着学员在加州的红木林里走了十多分钟后,出现了一片开阔地,这里就是野外团建的场所。所有的团建设施都是在树林中的小片空地上搭建而成,并没有破坏原有的树木生态。当然,这也是因为加州的森林保护法规特别严格,要砍伐这样的大树需要非常繁琐的审批过程,也很难得到批准。

  在给所有学员发了安全头盔之后,瑞德将二十多名学员均分成两个小组分别进行团建。为时四个小时的团建主要包括五个项目:走钢缆、滚圆球、平衡板、荡绳索以及爬悬木。每个项目都是需要考验团队的合作精神以及需要某位成员的领导才能。令我印象深刻的主要是走钢缆、平衡板和爬悬木三个项目。

  每一个项目结束之后,团建工作人员都要询问大家为什么能够完成项目,中间没有成功又是为什么。无论是成功或是失败,都会引导学员去分析其中的原因;而每个项目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只考虑自己的表现,要协作成员们的共同表现,因为任务最终完成离不开彼此的互助。

  在走钢缆项目中,十多位学员需要依次走上长长的钢缆,需要所有人不掉落抵达终点才算成功。每隔大概三个人张开手距离的钢缆,就有一棵大树作为“安全站”,系上一段绳索可以用来保持平衡。因此,需要学员们彼此紧紧牵着手,才能让中间的学员不失去平衡掉下钢缆。这个项目主要考验的是学员们团结互助的精神,因为十多名学员最终能够走完钢缆并完成任务,都要依靠前后队友的牵手扶持。当走在钢缆中间的时候,我只有紧紧拉着前后两名队友的手,才能继续留在钢缆之上。

  在平衡板项目中,十多名学员站在一个巨大的跷跷板上,实现平衡板两端悬空才算完成任务。但要实现平衡板两端悬空这个任务,却比想象的困难得多。我们这一组至少经历了十次尝试,让学员们以坐或躺等各种姿势平衡大家重心分配,左右不断分配和调整重量和位置,再由一到两人在中间控制平衡,才勉强实现了不到十秒的平衡。

  这个项目结束后,团建工作人员点评说,这个平衡板项目就像是一个团队,很难控制每个人的细微动作,需要有领导者来协调其他人的动作保持一致,而后由领导者来掌握方向,才可能实现整体团队的一致平衡。

  最后的项目也是难度最大的——爬悬木。爬上绳梯的第一段并不难,难的是上面悬挂的三段悬木,没有地方可以扶持以保持平衡。虽然背后有保险绳吊着,但是在几米高的木头上要站起来,确实有些艰难。两名队员必须借助彼此的力量,一个人踩在另一个人的身体才能爬上上面一段悬木,在自己站稳之后再用自己的力量将下面的队员拉上来。最终,大多数队员都至少爬上了两段悬木,体验到了与同伴相互扶持的感受。

  四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虽然在项目进行中没什么感觉,但团建完全结束的时候,似乎每个人都感受到了明显的疲倦。在离开团建森林回到学校的过程中,很多人都直接在车上睡着了。

  在学校短暂休整之后,接下去则是乘坐大巴去Uber总部拜访。Uber总部位于旧金山市中心的市场大街(Market St。)上,不远处就是Twitter的总部所在地。不过,Uber位于硅谷Mission Bay和奥克兰希尔斯大厦的两个新总部也将在2018年投入使用,届时这家全球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将同时运营三个总部。

  Uber总部不允许拍照,因此我原先微博直播的计划也泡了汤。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简单介绍了Uber的创办经历和当前情况之后,回答了创新训练营学员关于股权融资、债券融资以及可转债融资的优点和缺点。优步中国出售给滴滴之后,Uber的融资总额达到了100亿美元,也创下了创业公司的融资额度之最。

  和Facebook一样,Uber总部也是完全开放的工作空间。所有员工,无论级别高低,都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全部在巨大的办公室内工作,彼此之间也没有隔板。这种完全透明的工作方式,可以明显提升员工的工作效率,显示公司内部完全平等的文化。当然,每名员工也不得不全身心投入工作,因为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完全暴露在所有人的眼中。

  在Uber楼下等待入内的时候,我看到Uber创始人兼CEO特拉维斯·克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在左右两个壮硕的工作人员(也可能是保镖)的陪同下,从停车场匆匆赶回公司。与平时接受采访的状态全然不同,这个时候的他笼罩着一种枭雄的气场。随着Uber的估值水涨船高,克拉尼克的个人身家也飙升到63亿美元。

  硅谷是一个不断诞生奇迹的地方。Uber、Airbnb等分享经济创业公司在改变世界住行方式的同时,也造就了克拉尼克、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这样的科技亿万富翁新贵。在此次DU创新训练营,我也感受到了学员们成为奇迹一员的渴望和向往。这或许是他们来到硅谷接受培训的最重要目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