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1月 20th, 2022

老林部落

—科技资讯

赫芬顿女士离开《赫芬顿邮报》 这件事儿其实并不突然

oldlin

8月 18, 2016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邢卉

  8月11日,知名新闻网站、新媒体标杆《赫芬顿邮报》的创始人之一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宣布辞去主编的职务,全力投入一个全新的创业项目Thrive Global。阿里安娜·赫芬顿在个人推特上写道:“我曾以为《赫芬顿邮报》会是我最后一站。但我已经决定辞去《赫芬顿邮报》主编的职位,来经营我新的公司Thrive Global。”

  阿里安娜·赫芬顿的离职不仅引起了媒体的关注,《赫芬顿邮报》内部对此也感到十分惊讶。《赫芬顿邮报》首席执行官Jared Grusd称周四是“改变之日”,“今天,是《赫芬顿邮报》历史上新篇章的第一天”。

  事实上,近几年来,阿里安娜·赫芬顿一直对睡眠与健康方面的话题表现出极大的热衷度,并针对这些话题写了一系列专著,做了多次演讲,最终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创业项目Thrive Global。这个公司将会提供关于“神经科学、心理学、效率、运动和睡眠”方面的网上课程训练和研讨会。

  这个新媒体行业领军人物的离开看似突然,在某种程度上似乎也是不可避免的。

  新媒体时代的拓路人

  阿里安娜·赫芬顿1950年出生于希腊雅典,早年在英国剑桥大学求学,上世纪90年代作为保守派政治评论家活跃在公共视野中。1994年,作为时任丈夫共和党议员米歇尔·赫芬顿的竞选助手在美国社会赢得关注。90年代末期政治观点逐渐转向自由主义,并在2003年以第三方竞选人的身份竞选加利福利亚州州长,虽然最终落败,但丰富的政治阅历充分展现了赫芬顿长袖善舞的魅力,也为日后的传媒事业积累了广阔的资源和人脉。

  2005年,赫芬顿和肯尼斯·莱勒(Kenneth Lerer)、安德鲁·布莱巴特(Andrew Breitbart)、乔纳·佩雷蒂(Jonah Peretti)一起创立了《赫芬顿邮报》。创始人布莱巴特和佩雷蒂随后创立了另一家新闻网站BuzzFeed,和赫芬顿同样成为新媒体时代的领军人物,莱勒和他的投资公司后来则成为了赫芬顿女士的新创业项目的主要投资人。

  成立之初的《赫芬顿邮报》是一个博客性质的新闻网站,没有新闻队伍,主要为公民记者发表新闻评论提供平台。“当我们刚建立网站的时候,没有Facebook,没有视频,没有社交网络,但阿里安娜看到了这些可能性,没有她的市场天赋、编辑和协议能力,就不会有以后的一切。”莱勒对于赫芬顿给予了极大的肯定。

  2008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报道让《赫芬顿邮报》真正名声大振。随着不断发展,《赫芬顿邮报》也开始涉足原创新闻并取得了出色的成就,2012年一则关于退役老兵的报道荣获普利策新闻奖,这也是美国第一家商业数字媒体新闻机构获得普利策奖。同时,作为主编和领军者的赫芬顿女士,通过她的社交天赋、才华与个人魅力吸引了来自各界的名人包括电影明星、政客、作家为《赫芬顿邮报》提供优秀的文章。

  2011年5月《赫芬顿邮报》的月独立用户访问量首次超过《纽约时报》。同年,《赫芬顿邮报》以3.15亿美元的价格被AOL(美国在线)收购,赫芬顿女士继续担任主编及总裁。

  英国《金融时报》在报道中称,赫芬顿女士在新闻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赫芬顿邮报》是第一家同时向网民提供免费聚合内容和原创新闻的网站。它的崛起也正是伴随着纸媒加速衰落的时期。

  离职与雅虎被收购有关

  早在6月,赫芬顿已经宣布启动Thrive Global的创业计划,不过她当时表示,自己将继续掌管《赫芬顿邮报》的事务。“但当Thrive Global逐渐从想法变为现实,投资者、员工和办公室全部到位,很显然我无法平衡两个公司。”全身心地投入到新的创业公司中,这是赫芬顿本人和美国在线给出的官方离职理由。

  但更多的人愿意相信,这个新媒体女王的离职存在着其他的原因。

  2011年,《赫芬顿邮报》被AOL收购后,AOL旗下原有的著名媒体资产并入《赫芬顿邮报》体系,由赫芬顿统一管理。2015年,美国移动网络运营商Verizon以44亿美元收购AOL,今年7月Verison收购雅虎核心资产,而雅虎的新闻事业和赫芬顿邮报的业务存在重合。在《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等媒体的报道中,都倾向于认为赫芬顿的离职与雅虎被Verison并购这一重大事变有关,《纽约时报》把赫芬顿的离开,归因于赫芬顿在一个正在变得越来越庞大的媒体机构中,比重越来越小,分量越来越轻。

  同时,《赫芬顿邮报》自身的发展也遇到挑战。其实,即使是在《赫芬顿邮报》发展的巅峰时期,关于它的争议就没有停止,免费的稿费薪酬模式更是受到过联名抵制。根据Alexa的统计,《赫芬顿邮报》在世界网站访问量排名中仍居高位,排名156,但与其全盛时期相比有所滑落。Comscore 的统计显示,《赫芬顿邮报》2016年6月的独立访问者达7500万,比前一年下降18%。《赫芬顿邮报》也经历着新媒体网站的通病,即使网站拥有着高访问量与影响力,但盈利情况却并不理想,其商业模式在财务上并未获得相应的成功。

  在《赫芬顿邮报》编辑室,赫芬顿女士对于采编内容的倾向性也引起争议。在美国总统选举期间,《赫芬顿邮报》将有关特朗普的总统竞选放在娱乐(entertainment)而非政治板块,同时在关于特朗普报道的编辑导语中总会包含“种族主义者”和“一贯的骗子”等字眼。赫芬顿女士对于健康与睡眠问题的极大关注在《赫芬顿邮报》中也有所体现。

  目前,Thrive Global项目已获得了来自莱勒西伯风险投资公司(Lerer Hippeau Ventures)的700万美元投资,并被估值3300万美元,想必这也进一步坚定了赫芬顿女士出走的决心。

  离开赫芬顿女士的《赫芬顿邮报》将走向何处,希望如AOL总裁Tim Armstrong所说:“眼光独到的阿里安娜将《赫芬顿邮报》建设成一个真正的新闻创新平台,AOL和Verizon将继续致力于阿里安娜的开创性事业。”

  对于“新媒体女王”赫芬顿女士来说,就像卫报评论员所写的那样,“现在,她可以不用再为《赫芬顿邮报》的种种生存与发展困扰失眠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