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10月 1st, 2022

老林部落

—科技资讯

Snap IPO何以如此成功? 英媒:因为“大到不能倒”

oldlin

3月 3, 2017

  导语:路透社今天撰文称,虽然外界对Snap的业绩和前景存有很多质疑,但由于投资者的追捧和IPO供应紧缺,导致该公司的IPO成了“大到不能倒”的交易,最终促使其股价上市首日大涨。

  以下为文章全文:

  由于机构投资者都不希望错过今年的明星IPO,使得Snap本周成功完成了自2014年的阿里巴巴上市以来,美股市场最大规模的科技公司新股发行交易。

  知情人士表示,尽管对Snap的战略、用户增速和投票权存有担忧,但由于急于获取回报,加之新股发行减少,使得Snap股票成了很多基金经理“必买”的资产。

  投资者关系公司PondelWilkinson总裁埃文·庞代尔(Evan Pondel)说:“买入该股几乎是必然结果。”

  投资者的疯抢使得Snap周四大涨近50%,市值接近300亿美元。这也给未来的科技公司IPO打下了良好基础。

  科技行业投资者认为,虽然Uber和Airbnb等大牌创业公司不太可能在今年上市,但仍有不少规模较小的科技公司准备在未来几个月IPO,希望从投资者的乐观情绪中获益。

  为了确保成功上市,Snap的银行家采用了大型科技公司IPO种常见的策略:限制供应。知情人士表示,Snap此次发行股本仅占公司总股本的15%,而募集对象还包括散户和短线对冲基金。

  “虽然很多人担心用户增速放缓,但这样的科技公司IPO跟企业根本没有关系。”菲利普·考拉德(Philippe Collard)说,他创办的Yabusame Partners专为科技创业公司提供咨询服务,“完全取决于金融交易,这样可以创造人为需求。”

  对冲基金经常会在买入新股后很快卖出,但机构投资者如果从中看到了机会,便不会迅速抛售。

  但与众不同的是,此次发行的新股有四分之一需要锁定一年,从而限制了流动性。

  需求积压

  主动型共同基金是最受看重的IPO投资者,因为他们的规模巨大,而且往往会长期持股。通过经常参与IPO,并为投行的经纪业务贡献交易费,他们便可与承销商建立良好关系。

  由于每月都有数百亿美元资金转入费用更低、长期表现更好的ETF基金,使得这些基金也面临业绩压力。

  富达投资、贝莱德、T. Rowe Price和Wellington Management从2014年开始参股pre-IPO阶段的科技公司,富达和T. Rowe Price都在去年参与了Snap的私有市场融资,因此都受益于周四的大涨。

  富达和T. Rowe Price拒绝对是否参与本周的IPO发表评论。

  新的互联网公司股票目前面临很大的需求积压。Snap的上市正值科技公司IPO市场长期萎缩之际,2016年创下2008年以来的最低记录。

  除了新股匮乏外,并购和回购也导致公开市场的科技公司投资者无处安置资金。根据汤森路透的统计,去年的科技行业并购和回购金额达到IPO规模的38倍。

  闭门沟通

  知情人士表示,在纽约、旧金山、伦敦等地的IPO路演中,Snap CEO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对用户增速放缓表示不屑,而是重点强调Snap将会改变人们的生活和沟通方式。

  即使很多基金有意投资Snap,但对该公司仍然存有疑问。但知情人士表示,关于公司治理和用户增速最尖锐的问题,都是在管理层与承销商的优选客户之间的小型闭门会议上提出的。

  这种情况在广受关注的IPO交易中很常见,尤其是当拟发行股本已经获得全部认购的情况下。

  投资者关系专家、银行家和律师表示,仅受邀参加路演午餐,但却希望获得更多配额的投资者更愿意给IPO承销商留下好印象——这些承销商负责决定谁有资格参与——展示他们对公司的深入解读,但又不会因为对公司管理层出言不逊而导致机会丧失。

  IPO顾问公司Class V Group首席顾问赖斯·拜尔(Lise Buyer)说:“这就像到大学做访问。在决定录取名单时,你会看看谁最努力。”

  在公开路演中,Snap多数情况下都回避了与用户增长有关的问题。在纽约,没有一个问题与其独特的IPO结构有关——该公司此次发行的新股都不附带投票权。

  “这是一种外交手段。”庞代尔说,“不能太生硬,因为他们不希望这样的人持有自己公司的股票。”(书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