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12月 1st, 2022

老林部落

—科技资讯

Snap上市大获成功:硅谷虽然傲慢 但华尔街更饥渴

oldlin

3月 3, 2017

  新浪科技 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这是自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以来,华尔街最期待和热捧的上市交易。在经过近一年的筹备,Snapchat母公司Snap终于成功登陆纽交所。发行价17美元,开盘24美元,报收24.51美元 ,首日交易飙升44%,以收盘价计算,Snap市值高达34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Facebook的美国第二大社交网络公司,而Twitter市值如今已经跌到了110亿美元左右。

  虽然Snap总部并不在硅谷,而在娱乐之都洛杉矶,但从所处行业、创办经历、业务模式、创始人以及对待资本的态度上,这家公司都是一副不折不扣的硅谷科技新贵派头。这不是华尔街和资本市场通常喜欢的风格,但这笔交易又是他们无法忽视的、不愿错过的大买卖。

  Snap上市正赶上了美国股市连续创下新高的小阳春。道指本周站上了21000点的历史新高,过去一年稳步上扬了24%;纳斯达克股指在过去半年一路飙升了28%。新总统特朗普的减税承诺和美联储的加息预期都推动了资本市场的升温。

  更为重要的是,在经历了过去两年科技IPO显著放缓甚至停滞之后,如今已经明显回暖升温的资本市场热切期待着Snap能迎来靓丽的上市表现,为随后的Uber、Airbnb、Pinterest等硅谷新贵登陆华尔街奠定良好的基础。

  因此,即便Snap带着硅谷科技新贵特有的狂妄和傲气,几乎无视华尔街传统的价格评判指标和企业治理规范,资本市场依然以极大的热情追捧这近三年来最大的新股上市,将这家创办五年的移动社交平台推到了340亿美元的天价。

  华尔街对Snap的饥渴程度,以两个传统的衡量股价的指标就可以看出来。市销率是股票市值与营收的比例,以发行价计算,Snap的市销率高达67倍,成为了有史以来最为昂贵的新股。而另一个指标市盈率(市值与盈利的比例)则根本就无法适用Snap,因为去年Snap巨额亏损了5.15亿美元,扩大了38%。

Snap IPO估值与其它科技公司对比Snap IPO估值与其它科技公司对比

  没有对比就没有效果。如果用Snap的市销率对比此前上市的一些科技巨头,就更能明白如今的华尔街是多么狂热。被公认上市时估值偏高的Twitter在2013年上市时的市销率是44.8倍,Facebook和阿里巴巴在2012年和2014年上市时仅有28倍和19.8倍。

  似乎随着时间的推移,华尔街越来越折服于来自西海岸的年轻人,心甘情愿放弃自己传统的标准,去拥抱这些代表未来的互联网公司,无论未来是否会到来。相比之下,亚马逊谷歌这两大科技巨头,在1997年和2004年被华尔街广泛看好的时候,市销率还只有19.1倍和16倍。

  而三十年前的微软,刚刚推出首款Windows零售版操作系统,上市时的市销率更是只有可怜的3.7倍。猜猜现在的苹果市销率是多少倍?按照2016财年的营收计算,不到3.5倍。尽管市值高达7290亿美元,但按照市销率和市盈率衡量,苹果的股价可以算无比低廉。

  比起他们之前的先辈,如今的硅谷新贵们,似乎更加不在乎华尔街固有的规范和传统,而一次次最终妥协的依然还是华尔街。此次Snap发行的新股是没有投票权的,这意味着无论投资者购买多少股权,都无法影响到Snap的公司决策。两位创始人以43.6%的实际持股却掌握了88.6%的投票权。

  这种无视传统股东权益的分类股权结构如今越来越得到硅谷科技公司的青睐。2012年谷歌对自己的上市股票进行了分类改组之后,随后的Facebook、Linkedin纷纷效仿,以确保创始人对上市公司的绝对控制权。

  科技公司采取如此独裁专制的措施并非没有缘由。苹果联合创始人乔布斯早前在公司上市后被董事会排挤出局,“华尔街之狼”卡尔·伊坎(Carl Icahn)多次大举收购流通股发动委托书之争逼迫科技公司进行战略调整,甚至导致通讯巨人摩托罗拉分崩离析。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的Uber、Airbnb以及更多的硅谷新贵上市时,他们的创始团队都会通过这种不平等的方式,将公司的控制权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而投资者只能扮演着财务投资者的角色,除了抛售股票和分红得到经济利益,对上市公司的治理毫无话语权。

  几乎无条件接受了Snap疯狂的估值、巨额的亏损、专制的股权结构,那么华尔街到底看重了Snap的什么?

  年轻人和他们背后的巨大广告市场。Snap是一家完全专注于青少年用户的移动社交平台,而这个主要在2000年之后出生的群体则是广告主最为看重的目标人群。按照招股书公布的数据,去年年底,Snap的日活跃用户数约为1.58亿人,每用户每天使用超过18次。

  巨大的用户群和超高的用户粘性带来了巨大的广告价值。和中国青少年一样,美国青少年看电视和电脑上网的时间越来越少,更青睐于手中的智能手机;广告主要触及这些“千禧年一代”人群,就必须投放到他们所常用的移动广告,尤其是移动视频广告。

  Snap去年营收增长超过六倍,达到4.05亿美元,其中98%来自于广告。能在未来获得多大的广告营收,决定了Snap的股价能够走多高。IDC的数据预计,2020年全球广告市场规模将从去年的6520亿美元增长到7670亿美元,移动广告营收从去年的660亿美元增长到超过2000亿美元。如果Snap可以继续保持自己的竞争力,那么他们的营收还有巨大的增长空间。

  不过,在Snap上市过程中,谈论最多的问题并不是其估值过高,而是Snap的未来用户增长前景:他们会继续成长为Facebook那样地位稳固的社交巨头,还是会像Twitter一样陷入增长困境。

Snap每季度平均日活用户数(单位:百万)Snap每季度平均日活用户数(单位:百万)

  在过去一个季度,Snap的日活用户增长了3.2%,已经较前两年有了明显放缓的趋势。此外,在国际市场,Snap的扩张也并不顺利。对比Facebook和Twitter上市前一季度,当时两大社交巨头的日活用户增速则是5.7%和6.9%。而且,当时Facebook的日活已经是4.83亿的规模。

  Facebook就是Snap的最大竞争对手。过去几年,Facebook一直在孜孜不倦地“致敬式围剿”Snapchat,旗下两大平台Facebook和Instagram不断推出功能相似的同质化产品,试图将Snap的用户挖回自己的平台,尤其是与Snap用户群高度重合的Instagram。近期Snap用户增长明显放缓的预警信号,正是在Instagram推出Stories功能之后出现的。

  相比较Facebook和Instagram,Snap最大的卖点“阅后即焚”也可能成为未来的缺陷,没有历史记录也就意味着没有用户回忆。如果喜新厌旧的青少年群体发现Instagram或是其他更有趣的新平台,那么离开Snapchat也没有多大的负担。

  或许未来一年,Snap股价会从上市的高位回落,但这并不可怕。在过去的几年时间内,无论是Facebook、阿里巴巴这样的互联网巨头,还是Twitter、Groupon、Zygna这样的中小公司,都在上市第一年跌破发行价,但最终的股价表现还是会以公司基本面和增长表现为基础。

  Snap会是新的Facebook,还是又一个Twitter?这个问题只有时间才能判断。但已经数年未见硅谷科技新贵上市的华尔街,早已饥渴难耐,无论Snap未来走向如何,是骨头还是肉,顾不上多想,先咬了再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