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1月 23rd, 2022

老林部落

—科技资讯

一个梦想家或骗子的天花板:重新认识乐视和它的朋友们

oldlin

1月 23, 2017

  文:IT时报

  IT时报记者 王昕 整理报道

  作为一名科技记者:我觉得乐视超级手机不赖,至少比一些光会打嘴炮的手机品牌强,但前路面对的水太深、竞争太激烈,胜算不大。

  作为一名互联网观察者:我觉得乐视网与爱奇艺、优酷土豆等相比不具备明显的竞争优势,作为上市公司主体资产,完全不能吸引我的投资。

  作为一个不爱看电视的人:我听说乐视超级电视的口碑不错,可能是目前最具知晓度、最受消费者欢迎的乐视产品。

  作为一个买不起特斯拉的人:我赞同贾跃亭的眼光,汽车行业已经陈旧,亟待被彻底革命,但我也认为乐视汽车的梦想照进现实还需要很长时间,也许贾跃亭选错了“风口”。

  作为一个资深体育迷:我得说乐视体育真的是一个很棒的良心产品,已经网罗了业界大量最优质资源,是我的真爱。

  ——一个科技记者对乐视产品线的非典型点评

  “看来,我还算幸运的!”坐在乐视北京的办公室里,林紫(化名)面对计算机屏幕,阅读完网络上纷纷扰扰新闻和评论文章之后,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至少她所在的部门没有出现欠薪的情况,虽然身边的同事确实走了不少,但她的上司许诺在2017年给她更大的职业发展空间,所以林紫选择了留下,她决定再花一年光阴赌一赌乐视的命运,有句话叫作——剩者为王。

  对于林紫来说,“幸福”来得太突然,因为乐视终于等来了自己的白衣骑士。1月13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贾跃亭拟引入包括融创中国在内的多家战略投资者,投资总额共168亿元。这意味着自2016年11月2日开始发酵并爆发的乐视资金链危机终于告一段落。

  据一位和贾跃亭、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相识的山西商人的透露,贾跃亭和孙宏斌同为山西人,同富有冒险精神,两人都是“轻易不入场,入了死不退”的行事风格。无论如何,这两位企业家的命运是牢牢地捆绑到了一起。

  在全国财经媒体和评论人进行过一波又一波舆论轰炸之后,乐视的神秘感似乎并未消退,乐视这道另类的经济学难题至今无人能解,所以在此,我们不急于站队,而是选择重新认识一遍乐视,并等待时间的审判。

  ■关于乐视:已成黄河之水

  “乐视的命门,不是缺钱,缺钱只是结果;是由疯狂的关联交易反复累计和计算带来的收入数据和企业规模扩张假象,但那只是数据,而不是实际业务的独立造血能力。”第一个发声的是科技媒体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此前她曾撰文《乐视会像当年德隆一样大崩盘吗?》,她认为乐视本质上也是一家极其依赖资本运作做产业整合的“金融杠杆”公司。

  “乐视靠无限使用金融杠杆和利用高频率高广度高渗透率‘关联交易’带来的规模扩张假象。当然,还有乐视那极其浮夸而蛊惑人心的发布会营销和反反复复洗脑式宣传。”赵何娟表示,德隆系的最终坍塌就是倒在大量环环相扣外人很难看清的关联交易上,并且导致创始人不得不最终以身试法。主管部门关于“关联交易”的管理一直是一个高度敏感的地带,她呼吁证监会相关监管部门对当下一级市场二级市场联动新环境新漏洞,对当下产融结合联动的新型金融环境下,对这种新型套利和庞杂的关联交易方式,对私募公募化的渗透进行更深度研究和关注。

  ■关于贾跃亭:请不要拉大伙儿一起做梦

  是梦想家,是赌徒?很难分清楚界限,但是有一点是清晰的,那就是贾跃亭是一个上市即公众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也是一位公众人物。

  当梦想在绑架了太多公众利益、他人利益的时候,当贾跃亭的行为已经极大影响到某种社会风向并且对整个商业环境都在产生引导作用的时候,也并非黑白那么简单了,而是社会责任,“影响越大,责任越大,企业家也是如此。”赵何娟呼吁,请停止对这种浮夸、混乱和绑架式“梦想”的追捧,因为这反而是对建立起一个真正健康、宽容失败的商业和资本生态环境的践踏。

  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是,贾跃亭曾在去年底表示,乐视即将发布人工智能战略(LeAI)及新品,AI会全面贯穿整个生态之中,为用户打造完整的AI生态生活方式。此刻,乐视又瞄准了这个热门且伟大的领域,在谷歌微软IBM等先驱在核心技术上艰难爬坡数年,投入不下千亿美元成本之后,乐视又来了。

  “要撒谎就撒弥天大谎,因为民众只敢在小事上撒谎。我相信贾跃亭一定知道戈培尔这句名言。但是,会意错了。”评论人孟庆祥对贾跃亭的批评十分尖锐:“戈培尔能撒弥天大谎的前提是绝对的舆论控制,如果贾跃亭先生也能做到这一点,撒多大的慌都没有关系。”

  ■关于孙宏斌:露出了狐狸尾巴

  对于孙宏斌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许多人并不熟知。

  孙宏斌起步于大名鼎鼎的联想,所以孙宏斌与柳传志关系颇深,其1994年第一次进军房地产界时,得到了柳传志和中科集团董事长周小宁的大力支持,干得风生水起,2003年,他以天津为基地开始操作高端物业项目融创中国,并于2010年 10月成功登陆香港联交所主板市场。

  这位在乐视与融创中国战略投资发布上踌躇满志的企业家,只用了几天时间就赚足了所有人的眼球。

  1月16日上午,刚刚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孙宏斌又接受中金国际邀请参加了一次投资者问答。他透露,虽然在房地产与互联网结合上还没想好,但在拿地的时候,两家企业可以结合,“乐视此前在莫干山区域获得政府批复的10000亩土地,除去工业和其他项目外,剩余的开发价值依然很大。”

  这还没完,“北京市政府在亦庄也给老贾5000亩地做汽车。下一步我们会在拿地上,利用这种伙伴关系一起去拿。让乐视持有这些小镇,共同拿的这些地成本就会很低。”孙宏斌丝毫不掩饰其在低价拿地上的兴趣。

  对此,科技媒体虎嗅评论:贾跃亭摇身一变成了孙宏斌的小跟班,甚至成了孙宏斌低价拿地的工具,可悲,可怜。另外,1月15日的沟通会上孙宏斌说不会干涉乐视管理,今天就改口说,该管的时候一定会管。这桩生意越来越有意思了。

  ■关于乐视汽车:依然很缺钱

  “乐视缺多少解决多少,但汽车除外。”孙宏斌多次表示这些钱不会投在乐视汽车上。问题来了:融到的钱汽车不能用,那接下来乐视该怎么造车?

  贾跃亭在1月15日的发布会上表示,在汽车融资方面已经接触到了很多非常有前瞻性的投资者,A轮融资即将启动。在融资总额方面,贾跃亭称再有100亿元就可以保证投产。

  贾跃亭表示,准备先推出少量的高价车来吸引高端购买者,然后逐步推出大众可以消费得起的车型。

  “做几百台汽车,还是要做几万台汽车,两者的工艺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选择量产几万台汽车,则必须放在流水线上去生产,但是几百台汽车的话,用手工的方式就能解决。”智车优行科技有限公司CEO沈海寅暗示,乐视汽车项目FF的首批交付车可能采用类似“手工打造”的模式生产。

  也就是说,如果FF想要真正启动量产,还是需要找到足够的资金。问题是,谁会往里跳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