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1月 20th, 2022

老林部落

—科技资讯

硅谷大佬们的烦恼:命脉掌握在特朗普手里

oldlin

12月 18, 2016

r

  即便是代表着全球顶尖创造力的一群人坐在特朗普大厦里的那个圆桌旁,在这位即将要上任的新总统眼里大约也只是一个类劳工大会——相比创新,他更关心这个人背后那个公司能够给美国新增多少工作。

  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到亚马逊的贝佐斯以及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一共13名美国科技公司领袖被特朗普邀请参加了会议,看上去开会之前他们被知会了议题:帮助美国人就业。

  会议并不是全程公开,开场时邀请了《华尔街日报》等媒体进入了现场。在媒体流传出的视频中,圆桌上的每个人轮番做自我介绍,轮到来自Facebook的COO雪莉·桑德伯时,她直接说,“很高兴能够到这里来讨论工作就业问题。”

  马斯克也附和,“我们在美国制造火箭、汽车和太阳能产品,我很期待在美国扩大制造业的版图。”

  从当天出席的官员,经济委员会主任加里科恩、商务部提名部长威尔伯罗斯等人也能看出,特朗普此次会见硅谷大佬议题应该是更贴近就业。

  IBM的CEO Ginni Rometty当天也在圆桌会议上,在会议的前一天,这家公司说,计划在美国国内新增招聘2.5万人——2015年以来这家公司一直在裁员,今年5月的裁员计划波及14000名员工。

  “我不会说为了让你们来到这个会,我们可是打了数百个电话。”尽管特朗普在那几分钟的视频里像个慈祥的长者看着大家做自我介绍,并跟大家套近乎表示:“现在你们得喜欢我了,起码多喜欢一点点……”

  但这并没有任何意义,核心问题在于,科技界和这位新总统的诉求并不一样。

  特朗普关注的是满足就业以及让制造业重回美国,种种政策与硅谷创新者利益诉求相悖。而硅谷公司要想像以往一样获得来自华盛顿的支持,看来只有拿工作机会来和特朗普交换,哪怕这种就业是基于荒唐的政治决策,而不是明智的商业策略。

  能够坐在那张圆桌旁的,都是重量级的雇主了:谷歌有超过6万名雇员;微软苹果以及英特尔雇员数都是10万左右;IBM员工数在去年宣布的大裁员之前,员工数超过37万……

  所以不用问Twitter的杰克.多西为什么不在被邀请之列,在特朗普眼里,Twitter只是家小公司。不知道多西是不是要委屈一鼻子,毕竟特朗普也是Twitter的重度用户,更重要的是,四年前奥巴马来硅谷搞圆桌会议时,他并肩乔布斯,与总统共进了午餐。

  特朗普要为美国寻找更多的工作机会,苹果看上去可是最好的金主。

  生产手机要求密集劳动力,但现在这家公司把所有的生产环节都放在了中国,而这个劳动力数量如此庞大——富士康有120万人,而美国制造业人口总共只有1200万人。这还仅仅是组装线,如果包括其他供应链上的生产商的工作岗位数,可提供的岗位数更是翻番。

  新一届政府寻求的扩大制造业的版图,这是奥巴马政府做过的事情,他也曾向乔布斯寻求把工厂搬回美国的可能性。

  根据《乔布斯传》的记载,这是奥巴马当时从乔布斯那里得到了如下的答复:

  “倘若iPhone的零组件由美国制造,成本将比现在高100多美元,这对苹果iPhone的销量影响巨大;苹果766家零组件供应商中有346家位于中国,而位于美国的只有69家;没有一种科技产品从原材料开采到组装能在一个国家里完成,其中大部分原因在于稀有金属。根据这个名称,就知道这些物质很难被发现。例如,在美国根本就没有铝土矿,而对于iPhone而言,其是必要的原材料。”

  在向汽车等制造业倾注巨额补贴之后,底特律这座汽车城市还是走向了破产,奥巴马放弃这一路径,转而关注科技行业,硅谷这些公司也在奥巴马的任期内经历了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

  但不管圆桌旁的自由派是不是愿意,面对特朗普紧握皮特·蒂尔手时会否不适,新总统已经是既成事实。你不知道特朗普用了他可以使用的多条权杖中的哪一条,比如对中国商品增收重税,或者是逼迫苹果把海外巨额现金转回美国,苹果已经或最终要和新政府达成妥协(而看上去苹果的确在寻求把工厂搬回美国)。

  这当然是有损苹果利益的。除了乔布斯说的那些成本问题,在工业可行性上也存在诸多障碍,“美国人在技能上达不到亚洲生产线上那些工人的水平。”一名在鸿海有个供应链管理经验的人告诉我,很多细节影响生产的可能性。在亚洲生产线上,一些精密部件——公差严格得不像话的部件的组装,只有指定的工人能够完成。

  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行,至少芯片生产等环节是可以在美国实现的,就看特朗普和库克达成的交易里,是多大数量的工作机会。

  一直以来苹果是硅谷最佳的利润创造者,甚至优于谷歌这样的互联网公司,这本身可能来源于这家公司对于身处制造业的一种警惕,从而产生更为严格的生产分工和供应链管理,但现在,它不得不做出让步,向后退步。

  而像马斯克那样殷勤地表示寻求制造业扩大,一方面汽车一直是本着靠近消费市场制造的原则,因此美国有成熟的汽车生产历史,过去几十年包括日本的汽车商都在此生产。这意味着本土有成熟的零配件生产商,同时生产线已经经过改造,最大程度用机器人取代了人力。特斯拉现在位于加州福雷蒙特的工厂就是原丰田和通用的生产线。

  为了满足更大产能,特斯拉正在内华达州建超级工厂,毗邻乐视法拉第的厂址。这也是为什么乐视一个中国投资者在当地能够获得超过2.5亿美元的税收减免等优惠,美国大部分政府都太渴望新的工作机会。

  而马斯克,被媒体描述为“使用了炫耀、诱惑、压榨、恐吓、激将法等多种手段”,最终拿到了内华达州的包括14亿美元减税等优惠。

  实际上这种汽车工厂新增工作机会有限,据媒体报道,超级工厂到2020年预计能够带来6500个工作岗位,但这或许足够作为一种新型经济“贡品”去讨好新总统。

  如今的硅谷不仅仅是做互联网生意,这些公司都有太多的命脉掌握在新总统手上。以特斯拉为例,无论是他的电动车还是太阳能生意,都极大地需要政府的政策倾斜以及新能源领域的补贴。

  亚马逊也是如此,那个在大选前叫嚣着要把特朗普送上太空的贝佐斯那天一脸热情地表达“超级激动”,也是面临着政策不确定的威胁,包括特朗普可能动用的亚马逊的反垄断审查和增强对亚马逊的税务审计。

  亚马逊在最新的季报中警告,“我们既遵守普通的商业法规和法律,也遵守专门用于管理互联网、电子商务、电子设备和其他服务的法律法规。现有和未来的法律法规可能阻碍我们的发展。”

  苹果如前所诉也是如此,而Uber和特斯拉在无人车驾驶领域的意图精进,也需要华盛顿在法案上给予支持,伊隆马斯克和Uber创始人Travis Kalanick就在当地候被宣布成为特朗普内阁顾问团成员,至少这两位像是跟总统达成了某种一致。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如果你要保证企业安全,你可能需要跟总统做些交易,现在看来最直接的方式是贡献更多的工作机会,即便这对你是负担。本质上,政治成为手段,威逼利诱单个公司会或许成为一种常态,通俗来说,那天的峰会更像是一场政治霸凌。

  最新的《经济学人》封面文章指出,特朗普会改变美国商业的基本规则,收买和威逼个别公司的策略会是个严重的问题,“尽管人人皆知美国是基于规则的资本主义桥头堡,但这个国家在对商业的临时政治干预上却历史悠久……从肯尼迪(在1960年代公开羞辱钢铁公司)到奥巴马(在2009年救助汽车企业),所有总统都曾插手市场。”

  这篇文章还指出,问题的严重性在于,现在并不是任何大萧条时期,这一切意味着特朗普政期,干预会成为一种常态。

  在当天的会上,除了这些科技巨头,还有一家大多数人不是很熟悉的创业公司也在被邀请之列。

  Palantir这家公司成立于2004年,诸多生意都是来自于五角大楼的订单,人数不超过5000人,而它被邀请,很大程度上可能与皮特·蒂尔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有关。他可是现在特朗普身边最重要的人,那天在圆桌上,特朗普握着皮特的拳头说,“他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对事情的看法都要比我们深远。”

  这个举动在大概会让在场的人都感到尴尬,在硅谷,过分亲昵肢体接触很少是受欢迎的事情。

  有理由做出狭隘的猜测,和皮特·蒂尔有关的公司都将在从新政府受惠,包括他投资的Facebook。

  你难以相信特朗普会是一个规则奉行者,在当天的会议上,除了那个形如芭比的女儿伊万卡在场,还有儿子女婿都出席了会议,而目前他们并没有被提名任何正式的政府职位。也就是说,在场的25人中,特朗普的孩子占据了4个席位。

  如果朝着乐观的方向看,技术在某种程度能够抗衡集权,此外,在复兴制造业这件事上,也许会逼着苹果这样的公司造出更高能力的机器人来替代高成本低技能的本土工人,也就是说政治倒逼技术。而根据古典经济学理论,技术的一次重大进步往往也会带来经济的又一次繁荣。(李潮文)

发表评论